曠野的呼召歷久彌新,得救與得力的關鍵竟然如此簡單

曠野是一種召喚,是一個獨特的地方,在那裡孕育出上帝要使用的器皿,也在那裡預備了信徒屬天的品格。神常常召喚祂的百姓進到曠野,特別是祂要使用的人。

曠野是一種召喚,是一個獨特的地方,在那裡孕育出上帝要使用的器皿,也在那裡預備了信徒屬天的品格。神常常召喚祂的百姓進到曠野,特別是祂要使用的人。

西元第三至五世紀曾經有個時期,許多想要更深地認識上帝、親近上帝的人,他們為了拒絕繁華都市對他們靈性上的不良影響,發展出一種修道的方式,影響了往後教會在靈修上的學習,稱做「曠野運動」。

辨認假我、認識真我,回歸家園不再漂流

天主教靈修學的神父作者盧雲(Henri J.M. Nouwen)提醒我們,如果我們不知道自己正在假我(False Self)狀態的裡頭,其實是活在罪中而不自知。另外一位二十世紀的基督徒靈修作者多瑪斯牟頓(Thomas Merton)說,現代鬧市生活對人最大的傷害是使人失落真我(The Self),活在假我中。假我是人遠離神的結果,完全在神的旨意和慈愛之外。

盧雲對「假我」的定義是:

1. 以自己擁有什麼,來認定自我

從年幼時人就開始跟別人比較「我有、你沒有」,比的是玩具、吃的。長大後開始比較更大更多的東西,有了車子,想要更好的牌子;有了車子也要有房子才行,好像別人有的,我不能沒有,否則,我就感到難受,我就不能接受。

2. 以自己能做什麼,來認知自我

信主前我們常被教導追求聰明能幹,信主之後,這樣的觀念有時會用其他方式包裝,比如,自己負責多少事工、有什麼恩賜、事工多大…,來衡量自己,彷彿如果沒什麼恩賜,我就什麼都不是。以「能做什麼」來認識自己,最常在退休後的光景裡看到那樣的失落;當一個人不再需要工作,或者身體不再能做那麼多的事了,他好像再也不認識自己、不再有價值了。

3. 以別人說自己是誰,來認知自我

小時候,我們聽爸爸媽媽告訴我們應該成為怎樣的人,再大一點是學校裡的老師。進入青春期,同儕怎麼看我們開始比大人更重要,同伴可以建立自我同時也能毀滅自我,霸凌事件就是極端的例子。進入親密關係中,十分在意另一半喜不喜歡我、能不能接受我?出社會後,同事、工作上的主管和老闆怎麼評價自己,影響著自我的價值感。所以,我們到底自己是誰呢?其實這些旁人的評價都不能回答我們是誰。

以賽亞書30:15新譯本:「你們得救在於悔改和安息,你們得力在於平靜和信靠。但你們竟不願意。」我們需要自遠離家園回歸,從慈愛之外的漂流狀態回轉,回到上帝的旨意裡,才能看見真正的自己,知道上帝眼中的「真我」是誰。

曠野的呼召學會信任上帝

聖經裡面提到,在耶穌進到彌賽亞的事奉之前,聖靈催促耶穌進到曠野。聖靈親自推逼著耶穌,帶領耶穌進到曠野。這樣的曠野經歷竟然是這位我們的救主彌賽亞預備自己的方式!舊約裡神所重用的僕人摩西、以利亞,他們都有漫長卻重要的曠野時期。而這些經歷奠定了他們未來成為偉大的先知,為上帝所重用,他們學會了完全地信任上帝。

神的選民以色列人也走過長年的曠野。在那之中,上帝所賜下雲柱彷彿烈日下的大陽傘讓他們不會被烤焦,晚上神賜下火柱使他們不會跌跌撞撞,因為什麼都看不見,如此四十年不間斷,多麼偉大的神蹟!他們這樣學會了信任上帝。得力在乎平靜安穩(trust),是因為他們千百次的經歷:神是可信的上帝。

曠野中安靜讓神親自預備

我們的生命中會有一些時刻,好像神把良朋密友隔在遠方,這曾經是約伯心中吶喊。可能是健康因素,或是外界的事件,使我們好像失去了熟悉的、豐富的、舒適的處境,可能這時候我們就是正在經歷曠野。其實這樣的曠野的召喚,是上帝要預備我們的時候,與其抱怨上帝,「神阿!你為什麼忘記我?」不如我們就此機會安靜下來。

我們只管坦然無懼地對愛我們的父敞開心來,回復真實的自我,別讓鬧市的喧擾傷害靈魂。持續地為自己存留一處曠野,在那裡神要安慰我們、醫治我們,祂要重新塑造我們,祂是信實的上帝。

繼續觀看《空中主日學 \ 門徒造就 \ 靈修默想入門》完整系列

發表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