饒恕≠容許對方繼續傷害你

講到「饒恕」,不少人會理直氣壯地說,「等等,挨一記悶棍就算了?就這麼輕易地放過對方?」事實上,不盡然如此。聖經中,大衛一直逃避掃羅的追殺,掃羅對他造成那麼多傷害,他卻始終選擇饒恕掃羅,因為他明白掃羅是「愚妄人」…

什麼是愚妄人」?

我們通常認為「愚眛」是個輕蔑語,泛指一般的愚人;但聖經所謂的「愚妄人」,指的是具有破壞力且蓄意地自我蒙蔽的人。

根據聖經描述,大衛原本有機會報復掃羅,奪掃羅的命,但是他卻選擇饒恕,他說,「我在耶和華面前,萬不敢伸手害耶和華的受膏者,現在你可以將他頭旁的槍和水瓶拿來,我們就走。」(撒上26:11)大衛帶著掃羅的長槍,「遠遠地站在山頂上」,一方面避免攻擊,另一方面,也讓眾人聽得見他的聲音,讓人們知道他在此,以掃羅的長槍和水瓶為證。他等於在說,「掃羅啊,我不想殺你,我不想害你,我仍然尊重你,你又為何追殺我?」掃羅覺得扎心,於是說:「我是糊塗人(愚妄人)。」(撒上26:21)

效法大衛積極務實的表達愛

大衛看出掃羅的愚妄,所以不向掃羅復仇,他反而用積極務實的方式表達愛;大衛的作法,我們很少運用。對於傷害自己的人,我們通常有兩種不同的反應:我們可能不發一言、不動聲色,但內心充滿憤恨;也可能決定要讓對方好看,想辦法懲罰對方。但是,我們也可以像大衛一樣,有第三種選擇,就是真心的原諒對方,完全不想復仇,並以愛心面對他。

什麼叫「以愛心面對」?難道要繼續縱容對方,默默忍受一切傷害?

首先,讓對方繼續犯罪得罪你,這不是愛,這反而對他們無益。試著阻止人犯罪有兩種意義:一、我要阻止你,因為你傷了我。二、我不希望你自我毀滅,我不希望你繼續犯罪,這不僅是基於對你的愛,也基於對其他人的愛,以免你繼續傷害他人。

大衛完全饒恕掃羅,懷著積極務實的愛。但是當掃羅說,「我兒大衛,你可以回來……我是糊塗人,大大錯了。」(撒上26:21)但大衛沒回去,你知道為什麼嗎?大衛原諒掃羅,但這不表示他信任掃羅,掃羅必須證明自己值得信賴,事實證明,掃羅的悔改其實只是半調子。

若是你選擇原諒對方,卻無知的讓對方繼續踐踏你,這不是愛。愛一個愚妄人,需要非常務實,非常有愛心。

愛一個愚妄人 可以不發怒

有位三十多歲的姊妹,她的父親七十多歲,非常喜歡罵人,動不動就口出穢言,施行言語暴力。這位姊妹心中充滿苦毒,只想躲開她的父親。後來,教會的諮商師幫助她饒恕父親,並且教導她與父親相處的方式。

這位姊妹打電話給她父親,說:「爸,我是你女兒,我愛你,我們不該彼此疏離,我會每週固定打電話關心你,但若是你在電話上又辱罵人,我不會跟你吵,也不會回嘴,我只會跟你說,『抱歉,我們今天就講到這裡吧!』但是下週無論如何,我還是會再打電話給你。」

第一次,她和父親在電話中聊了十分鐘,她的父親就開始罵人,看不慣她的穿著、行為等等。「爸,抱歉,下週再聊。」她很平靜地掛上電話,沒有生氣。下週她又打電話問候爸爸,老爸爸很驚訝,以為上週他們不歡而散,她不可能再打電話來,這一次,他們父女倆聊了十五分鐘。

就是這樣,基於真理,出於愛心,當面說清楚,但無意發怒或懲罰對方。愛一個愚妄人還是有可能的。

(本文摘自提摩太.凱勒牧師《饒恕的真諦》信息)
繼續觀看「每日音符」系列

發表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