給正在照顧群羊的你─大衛鮑森牧師看聖經教牧書信

在這些書信中,保羅強調的不是基督教的基本信仰,也不是基督徒的基本行為,而是教會生活:照顧羊群、凝聚信徒、維護羊群的健全,並一一照料他們…

這些書信最常提到的主題,就是「友誼」,尤其是與收信對象之間的感情,彷彿面對面話家常,沒有雄辯滔滔如羅馬書和以弗所書般嚴肅,較像流經石縫間的潺潺溪水,或者巧思泉湧的閒談。

「牧養書信」(shepherding epistles)也就是「照顧羊群書信」(looking-after-sheep epistles)。在這些書信中,保羅強調的不是基督教的基本信仰,也不是基督徒的基本行為,而是教會生活:照顧羊群、凝聚信徒、維護羊群的健全,並一一照料他們。

保羅寫信的對象,不再是初信者,而是教會領袖。…保羅正在寫信給那些已經相當穩固的教會,像這樣的教會需要兩件事,雖然在佈道或改變對方信仰時,不需要它們,但是第二、三代教會卻需要。一個站穩腳步的教會,如果要強有力地成長,最需要的兩件事就是「正統性」與「組織」。教會若在這兩方面有所疏失,偏離正統或者組織混亂,就會無法延續下去。

正統信仰

有些人天真地認為,我們在基督徒生命之初學會的種種,足以滿足未來的一切需要。他們說:「信條對我們有什麼用,各種聚會和組織對我們有什麼用?只要我們全都與初信時一樣,被聖靈充滿,整個場地就會興旺如火燃燒。」這是魔鬼的迷惑伎倆。我們當然需要聖靈,需要為主大發熱心,不過,我們需要留意正統性與組織。在未來的歲月中,聖靈就是在這樣的框架內,持續不斷地運行。

教牧書信中,保羅最關切的重點之一,就是提摩太牧養的各教會,都應該持守正確的信條,也就是要詳盡地將他們的信仰化為條理分明的文字,好讓凡加入教會的人都知道,「這就是我們信仰的內容、立場、心中的真理」。

因此,他要求提摩太收藏一份可靠的信條,將之傳給未來的世世代代,讓他們確知教會的信仰。有一本書叫《浸信會信條》(Baptists’ Confessions of Faith)相當有意思也很厚重,它其實是針對那些,認為浸信會並不持守任何信條的人而寫的。其實,他們持守的信條遠比聖公會更多,其中記載各種絕妙的信條,順暢地陳述信仰的內容及其原因、讀來興味盎然,而且能夠讓人了解,浸信會為何會成為世界上最龐大的新宗派。知道自己的立場、信仰,這就是他們力量的來源,並且他們了解,若是教會偏離正統和純正的使徒信仰,教會的日子必然所剩無多。我得面帶羞愧地表示,浸信會各宗派裡唯一偏離這些的,就是英國的浸信會,而且會眾數目也隨之衰微。

歷史悠久的教會所面對的重要課題之一,應該是以傳遞獨一的純正信仰為己任,並為信仰而奮鬥不已。基督教一直沒有改變,而且永遠不會改變,我們最嚴正的責任,就是將它傳遞給下一代。

正規體制

教會的另一個需要就是「組織」。有些人輕看組織低於屬靈熱情,然而,在剛挖到石油的時候,會發生什麼事?石油會一股腦兒噴出來,直衝天際,而且有時會產生自燃。石油會燃燒,從好幾公里外,就能夠看到非常壯觀的火焰,一股極大的能量正在猛烈爆發。然而如果在十年後回到同一個地點,就再也看不到這樣的烈焰了。看到的會是燃燒廢氣發出的火舌、各種管線、機械和煉油廠。

一般人會說:「這一切看起來沒有當初那麼吸引人,一點也不壯觀。」不,實情並非如此,組織已經將這股能量輸送到需要它的地方。火焰依舊熊熊燃燒,不過已經被導引到能夠幫助人的方向。

因此,當你身處新環境,在一個沒有教會的荒土時,當你在任何一個地方火熱傳福音時,場面非常美妙又壯觀。等到進入教會階段,整個看起來是有其秩序的。要提醒你的是,它可能像墓園一樣井然有序,但即便不是這樣,會友都相當活潑,它依舊在井井有條的狀態下。千萬不要產生誤會,教會的組織,連同會友制、各種聚會,以及所有領袖運作的宗旨,就是要將火焰引導給需要的人。若非如此,一切可能變得雜亂無章。

這就是提摩太書信相當關心長老和執事的原因,教會若要持續關懷眾人,就需要建立這樣的體制。因此,當時整個組織架構正在發展,而保羅所寫的不是福音,他關心的是「正統性」與「組織」,執事與受薪的長老,這些人是教會裡負責領導各種事務的團隊。我們因此可以了解,這一切之所以必要,以及他書寫這些信件的原因。相較於其他書信,相信保羅是在不同時間、基於不同目的,寫下這些書信,這足以說明其間的差異。不論如何,教牧書信與聖經其他書卷一樣,都是神的話語,我們要完整接受。

(本文摘自大衛鮑森牧師研經叢書《提摩太前後書、提多書、腓利門書注釋》)

歡迎點選購書,收看完整內容

 

更多收看「大衛鮑森牧師講座」

發表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