陪伴,可以助他一臂之力

當外界讓下一代年青人產生錯謬價值觀時,您相信您的一念之間,能助他們翻轉人生嗎?

「價值觀」建造其實原本是在家庭,如果家庭能夠有美好的價值觀,大家其實在成長過程中間就會非常能夠正確地辨明是非。但是現在的孩子,他們一生的成長所面對的是跟我們完全不同的家庭環境,傳統那一種全家和和樂樂,每天家人相聚的時光,已經慢慢不見。

這是很多種原因交織在一起所產生的現象跟因素。父母親在經濟發展時沒有扮演好相關的角色,是蠻常見的因素;當然許多時候父母是忙於工作,為了要為家裡掙得更好的生計、提供更好的生活,看起來都天經地義,但相對來講,家庭功能就式微了。

再加上離婚、各種婚姻破裂、失和,帶給家庭的緊張與壓力,所以整個臺灣可以說,很多孩子在成長的心靈裡是很空洞的,等於說家庭本來應該賦予建構價值觀的責任,卻失衡了。

 現代價值觀的謬誤  年輕人開始失了夢想

     因此在現代大學中,我們常看到年輕學子價值的錯誤或空洞化,這時候發現很多基礎工程,甚至是在師生關係中間,都需要重新去建構。而更嚴重的是,非常多錯誤的、似是而非的價值觀念,透過傳媒、網路或同儕的不當影響,已經鋪天蓋地的讓很多年輕的朋友、學子們,其實是浸淫在一個很糟糕的景況裡面。

其實大部分人所謂的成長歷程都是相仿的,就是年輕時候都有夢想、熱情,然後很多事情都是一股腦兒向前衝。過去的世代如此,現代的年輕朋友亦然。

所以有人說他們都沒有幹勁、鬥志,其實這只是一個表象,年輕人的內裡其實還是和上一個世代的年輕人一樣,對自己有很多期許;可是現代年輕朋友所面對的問題就是環境改變了,他們沒有辦法自發地去築夢。

現代的年輕人他們常常想的就是,在這麼困難的環境,所有的位子都被很多長輩所占,很多偉大的事蹟都被長輩們創造,因此他們可以馳騁的疆場是有限的。所以年輕的這一輩起來時,有時候他們的發展就很辛苦,心中就會有苦悶。

 急欲掙脫牢籠的下一代

然而這種苦悶久了,如果說不是一個很會思考的人,可能就會開始抱怨、發牢騷,然後就是想,找一些小確幸就好了。但是如果會想的人,他也許會有一些不一樣的想法,想說我一定要在這樣的一個格局下被限制嗎?當有這樣想法的時候,他也許會試圖去找一條不一樣的路。

因此,我們該如何在這些年輕人的生命中間做一些預備的工作,使得他們將來更有競爭力也好,或者是他們對進入職場的時候,能夠抱著更正確的一些價值理念來進入職場,而不是流於抱怨或消沉、或者有時也會變得較投機等等。

多陪伴帶來大效益

深耕教育多年的教育工作者洪英正老師,提出面對下一代最關鍵的重點還是在於多陪伴,就是像一句話所說的:「你的時間花在什麼地方,你的成就就在什麼地方」。因此洪老師期許自己不要只是一位經師,而是一位人師,甚至希望能成為心靈導師,「所以我下課都不會離開教室,下課十分鐘我就去跟同學哈拉(閒聊),有時候在這種哈拉當中,很多真實層面就呈現出來。太多真的是令人驚訝的一個效益。」

洪老師希望能跟年輕人們多接觸,或者是團隊、或者是演講、或者是班導師這一類的角色,可以有機會和很多學生近距離建立關係,其實都是可以重新來模塑他們價值觀的過程。「有些人可能會覺得導師這個工作好像很形式化,我用請吃飯的方式,一個禮拜一次到兩次,小團體、近距離,才有機會建立關係。有些同學,當他跟三、四個在一起時他無法分享,需要一對一的時候才能說;他會說老師,我可以再找你聊聊嗎?然後就可以談得更深。」洪老師分享了自己的親身經驗。

他提到自己也會在課堂大量使用心理測驗,都是沒有威脅性的心理測驗,當同學們聽了理論,再透過心理測驗自我察覺,馬上內省說原來自己有依附關係上的問題,或者是有人格違常的傾向,或者有憂鬱的傾向…,所以再進一步幫助他們時就有很多的空間。

 透過信仰助青年一臂之力

若是您已經是神的兒女,請環顧一下四週的年輕人,因為「真理」是填充人心靈空虛一道良劑,而我們需要更把握機會,透過信仰的力量,不但我們自己有一個美好的價值系統,也讓我們也在下一代的生命中間,建造一個真理的價值觀,讓神創造人的價值得以重新被找回。

 

(本文摘自《職場新視野》〈價值人生〉洪英正老師分享內容)
洪英正老師
背景簡介:GoodTV 家庭事工部主任、淡江大學企管系教授、得勝者協會理事長
專長:婚姻輔導、社會心理學、生涯規劃與管理
更多收看《職場新視野》

發表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