盼望興起─寇紹恩牧師生命見證

從生死關頭走出來,寇紹恩牧師藉著細細分享自己在病痛與無助中走過的心路歷程,看見那可信、可靠的主,讓他重新興起了生命的盼望…

過去這五年的時間裡面,我都在生病,一直病了五年。其實我55歲時發現得了心臟病,四年之後,又發現得了癌症。這些東西對我來講,是一個很辛苦的一個歷程,我覺得那個辛苦,還不只是身體上在治療的過程;有時候會對自己很失望,那時候我才55歲。

55歲應該對一個男人來講,應該是我可以更多地被神用,我可以為主做更多的事,可是我就開始生病了,一直生病。

生命中「留級」的歲月

在生病的過程裡,其實是很不快樂,甚至有時候是十分絕望的。我記得那年發現得心臟病時,醫生就罵我,跟你講過多少遍了,你一定要運動,你要運動!然後他就跟我講,第一要運動,大家都知道我從小運動就不在行,是連竹竿都爬不上去的。接著他跟我說不可以吃宵夜,這件事對我來講太困難了,宵夜真的是…我常常白天忙到沒有時間吃飯,所以到晚上去大吃一頓,是很快樂的事,然後我又愛吃火鍋…但醫生跟我說這些必須為了健康的緣故,都是我不能做的。

在聽醫生警告了之後,我跟自己說,不行!我這麼年輕!我渴望可以更深的服事神,可以跟隨主。所以我就跟神說,好!我就真的去運動了。我買了好大一台的跑步機,認真地跑了一年,每天跑,跑得滿身大汗;然後真的一年,我都沒有吃宵夜,一年內我都沒有吃火鍋…你知道這兩件事比跑步對我來講更難,但我都很認真的執行了。然後一年這樣生活之後,我卻又第二次住院了,第二次還裝更多一點支架,裝得更多。

那種挫折感就是,你第一次說,是因為我不愛惜身體,不運動、亂吃東西,第二年,我也運動了,也不吃宵夜了,也不吃火鍋了,結果卻……。那種感覺像是學生不愛讀書,又蹺課、又作弊,做了許多不對的事,然後留級了,很慘;第二次,我痛改前非,再也不蹺課了,每一個考試都非常認真念,但是念完之後,第二年,還是留級了。

這到底是要怎樣呢?那真的是很深的一個挫折。但是在那個挫折當中,我也學一件事情,就是我跟主說,主啊!我把我自己交在祢的手中,我的盼望不是在我有沒有運動,有沒有吃不該吃的東西;我的盼望是什麼呢?我的盼望是主啊!我的生命在祢的手裡。

看見生命中的最在乎

第一次在手術台上時,我就跟主說,主啊!我很感恩,謝謝祢讓我可以在34歲時進到教會,成為一個全時間事奉的人,這幾十年時間裡,經歷神很多的恩典,有時候我會認為,如果我要是現在就到主那裡去,我真的很感恩。但我心中卻有一個唯一的遺憾,是什麼呢?因為我很愛我的女兒,我女兒還沒有結婚,那個時候她才19歲。我就跟主說,主啊!我每次證婚的時候,看到那個爸爸牽著新娘這樣走進來,我都在想,如果有一天,我牽著我女兒走進這個禮堂,不知是怎樣的情景?我猜我女兒不會哭,她可能挺開心的,但是是我會哭,會哭得很慘、哭得很辛苦。我就想說,是的!我很渴望我這一生可以牽我女兒進禮堂。

但是當我躺在手術台上時,主突然讓我看見一件事:其實誰牽她進禮堂,與誰牽她出禮堂,到底哪個重要?她嫁給的那個人,把她牽出禮堂去要過這一生的人,其實比較重要。對!很多事情,我以為很在乎的事,但是當你站在生死一線間時,你才會發現什麼是你真的在乎的。我本來以為我非常在乎我可不可以牽女兒進禮堂,但是後來發現那個好像也不是那麼重要的事情,她的一生有神在她的生命當中,就算爸爸不在了,她的阿爸父在。

渴望看見主的榮耀

那時這段經文是我裡面一個很大的盼望,「興起,發光!因為你的光已經來到!耶和華的榮耀發現照耀你。看哪,黑暗遮蓋大地,幽暗遮蓋萬民,耶和華卻要顯現照耀你;祂的榮耀要現在你身上。」(以賽亞60:1-2)於是我跟主說,我這一生渴望看見祢的榮耀,我這一生非常渴望看見祢的榮耀,我要看見祢在這末後的世代裡、在教會中彰顯出榮耀來。

我從小在教會長大,常常聽別人講說,教會就是小群、是弱勢,我們在台灣的比例人數很少,但是我跟主禱告說,主啊!我的神是這樣一位至大、至聖、至榮的主,為什麼我們這些跟隨主的人所在的教會,在這塊土地上卻是一個弱勢、小群,我渴望看見神的榮耀。我跟主說,我渴望五年之後,還可以再回到講台上來,傳講神的話語,跟弟兄姊妹一起敬拜神!我心裡面跟神說,這是我最大的一個期待,就是要看見主的榮耀。

我奉主的名祝福,今天讀到這篇文章的妳和你,能否對神有一個期待:「我要看見主的榮耀」。求主堅固我們的信心,因為主說,你若信,就必看見祂的榮耀;條件不是主做不做、不是主能不能,而是我信不信,你願不願意在神的面前跟祂說,主啊!這是我生命裡最寶貴的一件事,我渴望能見到祢的榮光─就是在有生之年,看見神的榮耀,看見神使教會興起發光,看見神使基督徒興起發光,看見神使你我的生命興起發光。

(本文摘自寇紹恩牧師《盼望興起》講道內容)

 

更多收看道在人間華語講員系列

發表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