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何與神同行

與神同行的人生,能否讓人感到徹底滿足?一個與神親密同行的人,他的生命有何樣貌?今天我們要鎖定一位聖經人物來探討這些問題,讓拉維‧撒迦利亞博士和您直接分享和剖析但以理的故事。

讓我們先來看看聖經但以理書中所記載的:

「猶大王約雅敬在位第三年,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來到耶路撒冷,將城圍困。主將猶大王約雅敬,並神殿中器皿的幾分交付他手。他就把這器皿帶到示拿地,收入他神的廟裡,放在他神的庫中。王吩咐太監長亞施毘拿,從以色列人的宗室和貴冑中帶進幾個人來,就是年少沒有殘疾、相貌俊美、通達各樣學問、知識聰明俱備、足能侍立在王宮裡的,要教他們迦勒底的文字言語。王派定將自己所用的膳和所飲的酒,每日賜他們一分,養他們三年。滿了三年,好叫他們在王面前侍立。他們中間有猶大族的人:但以理、哈拿尼雅、米沙利、亞撒利雅。太監長給他們起名:稱但以理為伯提沙撒,稱哈拿尼雅為沙得拉,稱米沙利為米煞,稱亞撒利雅為亞伯尼歌。但以理卻立志不以王的膳和王所飲的酒玷污自己,所以求太監長容他不玷污自己。」(但以理書1章1-8節)

「但以理」,這個名字的意思是:「神是我的審判」,而「伯提沙撒」指的,是:「巴力的王子」。尼布甲尼撒王擄掠了耶路撒冷城,擄走最優秀的青年,灌輸他們不同的語言、思考與行為模式,甚至連名字都一概換掉,根除他們原有的自我認同,叫他們遠離神,為他效力,這是徹底的強制同化。

青年的影響力

尼布甲尼撒王可說是深謀遠慮,他選了青年菁英,逼他們學一套新的語言、一套新的術語;因為語言是表達靈魂的媒介,而「迦勒底的文字」象徵著他們文學的遺產、民族的瑰寶,他們的哲學則影響人們的思考和真理。巴比倫王的計畫是同化他們,再藉著他們影響被俘虜的眾民。

切勿低估青年人的影響力。青年人的力量與衝擊極其強烈,所以廣告、音樂、電影工業,都是衝著青年人而來,因為他們知道,若為達到目的,你的影響力不可小覷,他們必須先動搖你在特定領域的次結構思維。各位青年,凡企圖引導你遠離神的,他們要你學他們的語言,採取他們的哲學,為要改變你的信念。他們若能拆毀你的真理體系,就能讓你繼而影響更多人。

但以理的回應與意義

而但以理面對這樣的「同化」,有什麼回應的行動呢?他作出三項決定,關鍵在於個人生活。第一項決定是:拒絕享用王的酒膳。我們以為節食是為了體重或體態,但胃口與我們的「欲望」也有關。但以理藉著攻克食慾,抗拒同化。

在你想像的內心世界中,有你不斷渴望的事物,諷刺的是,你明知它無法滿足你,卻仍渴求不止。它便成為堅固的營壘,讓你走不出轄制。在這裡,我們想特別對青年人說,你今日放縱的欲望,在來日將向你索取沉重的代價。

我有時會面對放棄婚姻,或背棄婚約的男士,我會看著對方說,跟我聊聊你的青春歲月,你的年少生活,在你結婚前,可曾耽溺什麼?十之八九你會發現,他們早在婚前就沾染惡習,這些習慣貽害不淺,使他們無力尊重婚姻的關係。換句話說,你廿年後的情感模式,此刻就開始成形了,這就是事實。你若學習聽從良知的警鐘,遠避惡習,十年後要擺脫錯誤的決定就容易得多。

丟棄那纏累你的

幾年前我看了一場一百公里的自行車賽,車手們都背著補給包,裡面有水瓶、能量食品,用以補充身體消耗的能量。有意思的是,實力不相上下的車手們騎了九十多公里,到了最後兩、三公里時,紛紛將補給包中的水瓶丟到車道兩側。我心想,為什麼他們一致都選擇把水瓶丟掉?他們的理由完全相同:「即將完成長征,終點線就在眼前,凡造成負擔的,即使僅僅是半瓶水,都成了勝利的阻礙」。

有什麼攔阻你,成為神所呼召的人?你願意褪去纏累嗎?無論它當初看起來多有助益,如今終點線就在眼前,它對你不再有益。

聖經裡提到,我們應當「脫去容易纏累我們的罪,存心忍耐,奔那擺在我們前頭的路程。」(來12:1)。敞開心,求神對你說話:「神哪,若祢要我更順服,求祢向我說話,若有什麼攔阻了我享受與祢同行的滿足?求祢光照我,讓我的心意更新,卸下纏累,全力奔向祢。」

(本文摘自拉維‧撒迦利亞博士〈個人生活的健全〉信息)

 

繼續觀賞「神國思維」系列

發表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