使靈魂致命的傷口

一通夜半的來電,讓拉維‧撒迦利亞博士對生命有了從新的省思…

大的傷口,足以致命;那麼,細微的傷口呢?身體上的傷口,會讓人流血疼痛;那麼,靈魂的傷口呢?

一通夜半的來電

我不是夜貓子,我習慣早起,過了九點之後,我的世界觀就變了。晚上九點後,我只想躺平好好睡一覺,結束這一天,明天一大早再開工。所以晚上九點以後來電的,不是打錯電話,就是事出緊急,或者純粹來亂的。

當天是緊急事件,我接起電話,來電的是一位外科醫師,當天有個病患,在治療過程中出了岔。

我問他,怎麼了?他說:「很抱歉把你吵醒,我今晚很不好受。今晚救護員送了一位女性來急診室。拉維,我得說,我沒看過有誰如此遍體鱗傷,骨折這麼多處。」她顯然遭嚴重毆傷,而救護員告訴他:「醫生,她情況太嚴重,你救不回來的。」護士也說:「我覺得你在浪費時間。」

致命的細小傷口

「我看著她被重毆的身體,心想,身為醫師,我不能放棄。」他趕緊進行術前消毒,要盡全力搶救她。他說,當時只剩下一種辦法,就是切開胸廓,將手深入胸腔,將心臟握在手中進行心臟按摩,以恢復心跳。

「這顆心臟在我手中,卻癱軟如泥,沒有動靜。」他說,身為醫師,你不能投入個人情感,你必須保持心理距離,才能發揮專業。但他離開手術室時,卻控制不住淚水。他不停想著:「這是怎麼回事?是誰這樣對待她?」這時護士告訴我:「醫生,你最好來看一下。」

不知道她是毒販,還是自己吸毒,沒人知道實情,但這位被重毆的病患包包裡面,都是吸毒工具與廢棄針筒。於此同時,「我擦手時,感到刺痛,我才發現當我將手深入胸廓急救時,割傷了手指。」

你的靈魂是否也有細微傷口

「我來電是因為我嚇壞了,我才剛當父親。她的血液可能已遭受病毒污染,我在搶救她時割破手指,我可能接觸到病毒污染的血液。請為我禱告,我要等檢查結果,但我不知道情況會如何,我心亂如麻。」

「傷口深嗎?」我說。

「不,很細的一道傷口」他說。

「你的意思是,透過一個小傷口,接觸到病毒污染的血液,就足以導致你所擔心的危險?」

「那樣的傷口就夠了。」

那樣的傷口就夠了。透過細微的傷口,接觸到病毒污染的血液,足以癱瘓你的免疫機能,讓你的身體無力抵抗任何疾病。

他心中掙扎不已,深感痛苦,而我也幾乎無法入睡。我問我自己,我們的靈魂,是否也有細微的傷口?我們在看似微不足道的小事上,是否未能堅持界線,事後只能捶胸頓足?

(本文摘自拉維‧撒迦利亞博士〈一個人生活的健全〉信息)
繼續觀賞「神國思維」系列

發表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