向所羅門王學習快樂的智慧

「快樂」是什麼?「快樂」有罪嗎?「快樂」是否真實存在?來看看最有智慧的所羅門王,對於快樂有何解讀…

在思想「快樂」之前,讓我們先了解一件事,通常人們會去思索上帝的存在,常是因為他們覺得苦難無解。即使是泛神論或非神論者,都會感謝「大地之母」的供應,但是當他們想要為苦難找到解答時,就變成是「上帝的錯」!我們何曾思想過?「各樣美善的恩賜和各樣全備的賞賜都是從上頭來的,從眾光之父那裡降下來的,在祂並沒有改變,也沒有轉動的影兒。」(雅1:17)

快樂在世上本該佔有相當地位

基督徒作家法蘭克伯翰在《野火熒燎》一書中寫道:「歡笑、歡樂與趣味,在世上本該佔有相當地位。」但在日光之下,教會在這方面卻窘態畢露,我們幾乎可以假定,教會界對於這項人類重要的經驗,幾乎是以沉默來面對。一個基督徒跟著最狂的人,玩到最嗨;另一個基督徒卻穿上苦行衣,讓自己骨瘦如柴。一個視生如夢,另一個卻視生如死,我們在快樂主義與禁欲主義中間擺盪,卻渾然不識戴著荊棘冠冕的人子。

就「快樂」的議題而言,這未知的疆域,未曾有勇猛的先知探勘過;這寂靜的汪洋,未曾有傳道探險家征服過;這闇黑怪奇的領土,未曾有陽光照耀過。惟有基督的榮耀,足以摒棄兩極的荒謬,並去蕪存菁,讓我們找到「快樂」的定義。

快樂與智慧並存

來看看最有智慧的所羅門王,對於快樂有何解讀。所羅門王在世時,坐擁金山、學富五車、口才辨給、享樂不盡,然而他卻提出了這樣的疑問:「我心裡說:來吧,我以喜樂試試你,你好享福!誰知,這也是虛空。我指嬉笑說:這是狂妄。論喜樂說:有何功效呢﹖我心裡察究,如何用酒使我肉體舒暢,我心卻仍以智慧引導我;又如何持住愚昧,等我看明世人,在天下一生當行何事為美。我為自己動大工程,建造房屋,栽種葡萄園,修造園囿,在其中栽種各樣果木樹;挖造水池,用以澆灌嫩小的樹木。我買了僕婢,也有生在家中的僕婢;又有許多牛群羊群,勝過以前在耶路撒冷眾人所有的。我又為自己積蓄金銀和君王的財寶,並各省的財寶;又得唱歌的男女和世人所喜愛的物,並許多的妃嬪。這樣,我就日見昌盛,勝過以前在耶路撒冷的眾人。我的智慧仍然存留。」(傳2:1-9)

非常敏捷的文思!所羅門竟然鑲嵌了這麼一句,當我享盡世上榮華富貴之時,「我的智慧仍然存留。」這表示一路上都有引導的方針。

人人應當尋求至上的聲音

所羅門王又說,「凡我眼所求的,我沒有留下不給他的;我心所樂的,我沒有禁止不享受的;因我的心為我一切所勞碌的快樂,這就是我從勞碌中所得的分。後來,我察看我手所經營的一切事和我勞碌所成的功。誰知都是虛空,都是捕風;在日光之下毫無益處。」(傳2:10-11)

傳道書提綱挈領的,就是這一句「日光之下」,意思是,若是少了超驗(註)的視角,封閉的系統便接收不到外在的聲音,我們七十載的人生享受其中,若是沒有神的引領,這一切就成了「捕風」,「在日光之下毫無益處」。所羅門王查究,至上的聲音,是人人都可以且應當尋求的。「智慧的開端」在於敬畏神,並「謹守祂的誡命」,「這是人所當盡的本分」。(箴9:10)

基督徒要明白快樂的原則

關於「快樂」,明確的教理何在?樂趣的哲學難道不存在?不可能的,一定存在,也確實存在。基督徒們無須對快樂保持距離,只要思考背後的方針、基準或界限,清楚什麼是不可逾越的畛域,在神的引領下,相信你我都能享有快樂與智慧並存的人生。

註:「超驗主義」強調人與上帝間的直接交流和人性中的神性,具有強烈的批判精神。
(本文摘自拉維‧撒迦利亞博士《神國思維》系列〈快樂的原則〉)
繼續收看「神國思維」系列

發表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