得救的門只有一扇,你走對了嗎?

去教會,不等於信耶穌;加入某些團體、宗派、教會,也不能保證得救。基督徒,你是跟隨神還是跟從人?得救的門只有一扇,你走對了嗎? 來聽查爾斯‧普萊士牧師的分享。

所以,耶穌又對他們說: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,我就是羊的門。凡在我以先來的都是賊,是強盜,羊卻不聽他們。我就是門,凡從我進來的,必然得救,並且出入得草吃。盜賊來,無非要偷竊,殺害,毀壞;我來了,是要叫羊得生命,並且得的更豐盛。」——約翰福音10章7-10節

羊與門

在都市教會,大家對「門」很有概念,「門」在我們生活裡扮演很重要的角色,從早到晚我們會通過無數道門。一早起床,你可能先走出臥室門,再打開浴室門,接著打開櫥櫃門和冰箱門,準備早餐。然後走出家門,打開車門坐上車子,或穿過公車或地鐵門,最後從教會的門走進來,再從會堂的門進到這裡。

如果是鄉村教會,譬如我成長的地方,就會對羊、羊圈、牧羊人、圍籬門不陌生。家父是牧羊人,他養羊養了一輩子,所以我從小就很熟悉牧羊的環境,我對耶穌描繪的鄉村景色感到很親切。

我很了解羊,羊跟貓不一樣,貓各走各的。但羊都跟著前面的同伴,只要第一隻羊走錯路,後面的就會跟著走錯,羊真的很會迷路。小時候有一次,我們在趕羊,路中間有個障礙,牠們得跳過去,所以我們把障礙物移開,沒想到後面的羊,走到這裡還是跳一下,這是羊的天性。聖經常將人比喻成羊,以賽亞書53章6節:「我們都如羊走迷,各人偏行己路。」人的天性也是如此,我們隨波逐流,跟隨潮流,盲目從眾。

誰才是羊的門

約翰福音10章1節,是從第9章的事件延伸來的,這裡提到有個生來瞎眼的被耶穌醫好,重見光明了,鄰居朋友既驚訝又興奮,帶他去見法利賽人。法利賽人聽了很不高興,就刁難他,還叫他父母來證實,他是否真的生來瞎眼,是否真的是他們的兒子,他的父母面對法利賽人很緊張。9章28節說:「他們(法利賽人)就罵他說,你是祂的門徒,我們是摩西的門徒,你全然生在罪孽中,還要教訓我們麼?」於是把他趕出去。

法利賽人自認為是守門人,能決定誰有資格進出會堂,耶穌找到他並接納他。

法利賽人無權決定誰能進出羊圈,耶穌才有權利,法利賽人落入的,是一個至今依然存在的陷阱:「如果你屬我們,那你就是屬神,檢視你是否屬我們,就可知道你是否屬神;你在神面前的地位,由我們決定」,但事實卻恰恰相反—只要你屬乎神,你就屬乎我們,凡是神稱他為兒子的,就是我的弟兄。

這如同現今有些人會說:「由我們施洗的才是神的兒女」、「只要你加入我們的團體、宗派、教會,我們保證你絕對屬神」、「只要你規律守聖餐,你就是屬神的」、「只要你遵守我們的規定,你就是屬神的。」我們需要特別去辨別清楚這些人所帶出的負面影響,正如同當年的法利賽人一樣。

只有一扇

有一個常見的迷思,認定所有宗教基本上都一樣,終歸究底都是在講人與人、彼此相愛、神是天父……等等,各個宗教路徑不同,卻都在爬同一座山,爬到山頂回頭看,會發現縱然各自體驗不同,但其實目標一致,最後都抵達同一個終點。

然而約翰福音10章第7節裡,耶穌說:「我就是羊的門。」第9節:「我就是門,凡從我進來的,必然得救,並且出入得草吃。」只有一道門可以進到耶穌所說的羊圈,唯一的門,沒有其它門。

就如同使徒行傳第4章,彼得在耶路撒冷講道時說:「除祂以外,別無拯救,因為在天下人間,沒有賜下別的名,我們可以靠著得救。」而「凡從我進來的,必然得救。」男女老幼,所有人,都能進入這扇門,與基督相交,成為朋友,建立活潑的關係。

(本文摘錄自查爾斯‧普萊士牧師《活潑真道》〈自有永有真神〉系列)
更多收看查爾斯‧普萊士牧師《活潑真道》節目

發表留言